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首頁 >> 社科關注
符號學作為一種形式文化理論:四十年發展回顧
2019年08月18日 08:42 來源:《文學評論》2018年第6期 作者:趙毅衡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從形式討論出發,探討作品背后的社會文化運作,這是許多文學與文化批評者樂于使用的學理途徑。符號學是形式論發展到今日的主要形態,符號學在中國繁榮,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中國有著豐富的符號思想遺產。自從現代形式論流派在20世紀70年代末傳入中國,中國學者迅速將這種理論與中國思想遺產結合,在40年中積累了豐富的成果,符號學的中國學派正在形成。中國符號學擺脫了索緒爾語言符號學的有機系統觀,轉而以皮爾斯原理為基礎,吸取巴赫金、洛特曼等人的成果,在中國符號思想基礎上,重新定義并改造了符號學。符號學不僅研究當代文化的各種表現與劇烈演變,并且開始把符號學從方法論推進為對人的意義存在之思考。

  關鍵詞:形式文化論/符號學/敘事學/意義論/符號哲學

  作者簡介:趙毅衡,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符號學—傳媒學研究所。

  基金項目:本文系四川大學“中國語言文學與中華文化全球傳播學科群”專項成果。

 

  一 關于形式文化論

  形式文化論,是一種文學與文化批評方式,是改革開放40年來學界廣泛用于理解中國文藝和文化的多元方法之一。符號學原是這個潮流中的一個學科,在后結構主義階段成為形式文化論的集大成者。符號是用來承載意義的,不用符號無法表達、傳送、理解意義,符號學即意義學。作為一種形式文化理論,符號學專注于文本形式與文化的意義聯系,以此為討論的核心線索。

  形式文化論,即是從文本的形式上手,討論文學藝術的文化意義,討論產生作品的社會機制或歷史進程①。不少人慣常對“形式”一詞作貶義理解,對形式文化論也誤解爭議較多。爭議點主要有兩個:一是說關注形式等于忽視內容,但形式文化論討論形式,目的是穿透形式看到背后的文化動力和歷史進程;二是說符號學是西方批評方法,但他們忘了中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符號學大國,《周易》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解釋世間萬事的符號體系,陰陽五行說是貫穿整個文化的哲理,先秦諸子、佛學等都給我們留下了巨量的符號思想遺產。中國學界很早就把這些遺產作為研究重點,多年來研究成果已成體系。

  廣義的形式研究,可以包括風格學、文體學、修辭學、敘述學等,中國古典文論一再討論的比興、意境、氣韻、興象、體性、風骨,都是文學藝術的形式規律。今日的西方符號學者不遺余力追溯歐洲古典與中世紀思想遺產②,當今中國學界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傳統這個富礦寶庫。建立中國學派的任務,必須靠三個方面的努力來實現:一是理解并講解我們的祖先說了什么,二是了解并明白當代世界學界做了什么,三是找到并堅持我們自己在當代學術中的獨特聲音。前二者不能取消替代第三條,畢竟我們是當代中國學者。

  那么能否不從形式來討論作品?能否從作品情節內容來“直接”討論社會文化?當然可以,實際上不涉及形式分析的批評,在批評中占了絕大多數。從形式著手,并非唯一路徑,也并非高人一等,而只是一種可用的路子。也就是說,形式文化論是多元方法之一,畢竟形式是每一種文化產品必定有的形成方式。誠如傅修延所言:“人們只顧天馬行空般地扮演思想家的角色,對自己學科的立足點卻不屑關注。每一門學科都應該有獨屬于自己的范疇概念,沒有形式論作為基礎,學界連相互交流的常規話語都不具備?!雹?/font>

  文學藝術既然是人造物,就必然有形式技巧上的講究,形式論就是文學藝術的“工匠精神”,就是暫時懸擱(而不是取消或排除)關于文學的各種大哉之問,先追究形式,然后看形式背后的社會歷史文化規律。歷史上的確有說過頭讓人詬病的“絕對”形式論(例如維姆賽特1946年的論文《意圖謬見》④),的確有學者埋頭分析形式,而未能抬頭看到廣闊的文化背景。當代學界龐大,術有分工,個別人一頭鉆進特殊課題并不奇怪。但本文將會證明,大部分符號學者看到形式背后的社會動因。本文的目的是總結改革開放40年來符號學如何在中國推進發展,總結中國的文學與文化學者在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既看到成功的經驗,也不能忽視不盡如人意之處。

  與一系列現代理論一樣,形式文化論是20世紀初突然爆發的,而且是在不同國家里用不同語言寫作的理論家不約而同地發起的:艾略特不認識什克洛夫斯基,皮爾斯不知道索緒爾,可能只有瑞恰慈處于當時歐美文化中心的劍橋大學,了解一點各國正在發生的事⑤。這些學派的出現,是文化界受現代性壓力后自然的走向。個中原因不難理解:文學藝術創作在19、20世紀之交出現流派大爆發,創作走在理論之前,迫使文藝理論做出大改變;那個時代也見證了現代物理學的重大突破,使得各學科都感到“物理學欽羨”(physics envy),尤其是一切現象都可以靠數學推進,使各科學者都自覺地尋找對象背后的深層規律,尋找世界萬象背后的底蘊。要指出文化研究與科學不同,不可能共享同一種分析模式,這并不難,但要人文學者完全拒絕這種誘惑,恐怕不容易。這是我們回顧形式論興起時不能不考慮的文化背景。

作者簡介

姓名:趙毅衡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重庆时时彩直播 欢乐生肖计划免费版 重庆时时彩-安卓版 时时彩定位胆免费计划 北京pk开奖记录手机版 七乐彩历史开奖号码500期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北京pk赛车稳赚投注 双色球胆拖投注计算器360 幸运飞艇单双大小在线计划 下载牛牛游戏 2018炸金花下载大全 时时彩平台骗局 30天100元9码滚雪球图 玩时时彩怎么稳赚方法 香港神算刘伯温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