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首頁 >> 文聯
香港電影“北上” 尋求新突破
2019年05月24日 09:32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任成琦 字號
關鍵詞:香港電影;改革開放;內地市場

內容摘要:“香港真正拍過戲的導演有200多名,30%去了北京,剩下的70%還留在本地,而香港市場比較局限,內地市場更為巨大?!?/p>

關鍵詞:香港電影;改革開放;內地市場

作者簡介:

    “香港真正拍過戲的導演有200多名,30%去了北京,剩下的70%還留在本地,而香港市場比較局限,內地市場更為巨大?!敝泄纈凹倚嵬飭扛敝魅握懦謁?。

  似乎跟這話不謀而合,國家電影局日前放了一個“大招”,宣布出臺五項措施支持港澳電影業在內地進一步發展。五項措施的關鍵詞是放寬、鼓勵和共贏。據悉,有關措施將納入CEPA(“內地與香港/澳門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框架下實施。

  有人說,香港電影這些年持續“北上”,如今有了政策的保障,融入內地電影版圖的當代意義更為凸顯。

  “塘水滾塘魚”的隱憂

  作為“東方好萊塢”,香港電影有著傲人的過往。在上世紀下半葉一度輝煌,電影產量曾全球排名第三,僅次于印度和美國。有數據顯示,上世紀90年代初期,港產片的年產量在200部以上,到了1993年更創下了234部的紀錄。

  香港電影蓬勃發展之際,恰逢改革開放大幕徐徐開啟。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借助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已是華語電影中堅的香港電影,開始星火燎原地涌入到內地的廣闊天地。

  作為中國內地電影的“外部”坐標,那時的香港電影很強勢,從導演、演員到觀眾,從題材、制作到美學風格都深深影響著內地。

  但這種“港式”敘事到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出現了斷層。香港電影的發展開始顯得后勁兒不足。面對內地市場的蓬勃發展,業界有一種此消彼長的焦慮感。有香港報刊在其1995年11月號封面上,赫然打出了“香港電影之死”幾個粗體黑字。

  研究、反思的結果有很多。比如,臺灣地區資金的撤出,“搶錢”意識下的商業化惡性競爭,香港電影的產業制度影響,電影人才的流失和對年輕人吸引力的下降等。但歸根究底就一點,香港本地市場規模太小,“塘水滾塘魚”限制了太多可能性。

  市場規模,恰恰是內地的優勢,何況這些年內地業界水準也在不斷上升中。因此,杜琪峰、許鞍華、陳可辛、徐克等大批香港導演“北上”尋求突破,背靠內地龐大的市場和資金找到新出路。

  國家電影局五項措施正當其時。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首任總監、香港電影發展局委員卓伯棠表示,放寬限制容納不同地方的元素則有助于香港電影人從自身出發,拍出有血有肉的作品。對他們來說,在新的環境中,如何選擇題材打動內地觀眾,也是一種挑戰。

  從合拍片到“你中有我”

  除了輝煌的昨天和與內地此消彼長這種“港式”敘事,還有另一條線索,另一種敘事。從改革開放之初到隨著內地電影產業化改革與轉型,兩地電影產業從單向傳播到互相交流,繼而合力發展壯大。

  最初融合的典型,莫如“合拍片”。自1992年之后,香港電影公司與內地各制片廠合作的合拍片漸成氣候。跟如今五條措施大刀闊斧相比,當年更為謹慎。那時候不叫合拍片,而是協助拍片或者合作拍片。如張藝謀、姜文的某些作品,取得了口碑和票房的雙豐收,合拍片成為賣座電影的主流。

  直到今天,進入良性發展階段的合拍片依舊舉足輕重。據娛樂產業研究機構藝恩數據統計,2016年至2018年10月,兩地合拍片共上映73部,年均票房空間約82億元,票房貢獻率達18%。

  外在的合作與互聯互通、同頻共振多了,連心靈也會契合起來,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格局。從《唐人街探案》《港日》《火鍋英雄》《綁架者》,直到《我不是藥神》等一系列電影中,都不難發現香港電影對于內地大眾文化的影響和輻射的復雜性。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認為,這不是說內地電影在走香港電影的老路,而是在經濟騰飛的大背景下,內地電影產業體制機制出現了歷史性的突破,開始為不斷增長的新興人群量身打造類型化的商業電影,批量生產具有穩定品質的、包括電影在內的各類文化工業產品。從這點看,內地和香港一脈相承,印證了雙方互動的豐富性和邏輯必然性。

  從目前看,依托內地的巨大市場空間,以港式警匪片、武俠片、喜劇片、愛情片等為代表的幾種成熟的商業電影類型,開始摸索出適合自己的發展模式和路徑。孫佳山表示,在中國電影票房的前300名當中,由香港電影人主導的影片,已占據了20%以上的份額。這個指標的意義,也就是香港電影“北上”雙向融入內地電影版圖的當代意義。

  共贏思路大有可為

  縱觀兩地融合的發展過程,有三個時間點特別值得注意。第一個是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這個歷史節點代表了“天時”,從此兩地在藝術創作和市場上的聯系更為緊密。

  第二個是2003年簽署CEPA后,香港電影和內地市場建立了更廣泛深入的商業和文化連結。兩地也把“地利”優勢發揮到了一個新高度,合作日益增多,創作出了一批電影佳作。CEPA簽署當年,內地電影總票房只有10.1億元。而2018年,僅一部香港、內地合拍片《紅海行動》的票房就達到了36.48億元。

  第三個就是國家電影局日前發布的五條措施,放寬、鼓勵和共贏的背后,是對“人和”這一價值的深度挖掘。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表示,有關措施落實后,將進一步鼓勵香港電影業界更積極參與內地電影和合拍片的制作和推廣,推動兩地電影業共同發展。

  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在融合發展的新契機下,內地的門越開越大,與時俱進者穩進,共贏思路大有可為。

  對香港業界來說,從在香港“塘水滾塘魚”,到沖入內地藍海,更廣袤的天地中才有更大的作為。不少人已經瞄上了粵港澳大灣區這個熱點平臺。

  在孫佳山看來,香港電影的成功商業電影類型元素,在香港回歸祖國20年之后,終于匯入到了中國電影的核心和主流。近幾年來從《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動》到《非凡任務》《紅海行動》等新主旋律影片,在吸收了香港電影的成功商業電影類型元素之后,反而可以更好地講述這個年代的中國故事。

  1+1遠大于2。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看得更為長遠。他說,近年來兩地文化的交流與融合不僅讓香港電影獲得新生,提升了中國電影的品質和內涵,還“讓中國電影更好地走向國際”。

 

作者簡介

姓名:任成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