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首頁 >> 文聯
思想人生,還是行動人生 ——讀張檸長篇小說《三城記》
2019年04月15日 10:10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葉桂杰 字號
關鍵詞:小說;人生意義;藝術手法

內容摘要:一個思想過于沉重和發達的人,其行動的意愿和能力往往也隨之而減弱。

關鍵詞:小說;人生意義;藝術手法

作者簡介:

    一個思想過于沉重和發達的人,其行動的意愿和能力往往也隨之而減弱。這一點,在俄羅斯小說家的不少作品里早已得到證明。張檸長篇小說《三城記》里的主人公顧明笛,就是這樣一個“思想過?!鋇娜?。但與俄羅斯文學中的“多余人”形象不同,我們所要講述的顧明笛,在意識到生活的無意義后,并沒有喪失尋找意義的動力。相反,他敦促自己從書齋里走了出來。

  作為一個出身于大都市中產階級家庭,在靜安寺附近就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且每天上下班只需步行的青年人,顧明笛不可幸免地染上了上海這座城市里流行的病癥——“小資情調”。他對于身邊的事物,不管是靜態的還是動態的,都習慣于用一套形而上的語言加以敘述和闡釋。他試圖通過敘述和闡釋,發掘并提煉出那些浮游在身邊的碎片經驗的意義。甚至對于愛情,他也從不放過。高度的自省意識,使得顧明笛的生活變得過于透明。在ABCDE的反復權衡中,顧明笛以為能找到最好的選項,殊不知,他那行動的意愿一腳踏空,墜入意義詮釋的“黑洞”中難以自拔。

  慶幸的是,在行動力行將喪失殆盡的那一刻,長于“思想”的顧明笛及時覺悟到了自身的缺陷。因此,他努力讓自己從思想的人生轉軌進入行動的人生——他從上海東山公園管理處辭職了。這個決定當然是主人公經過深思熟慮后做出的,但恰恰由于它是深思熟慮過的,因而本質上缺乏足夠充沛的內在動力。這是因為,它的結論是邏輯演繹出來的,而非內在情感的訴求。這就為顧明笛將來能否從“思想人生”順利轉軌到“行動人生”,埋下了隱患。

  從上海到北京再到廣州,顧明笛在短短幾年的時間里繞了一大圈,經歷了人生的種種花樣,但內心的困惑卻一仍其舊。隨后,他又考進了高校。他讀的是哲學博士。這個本來就“思想負?!憊誄林氐哪昵崛?,非但沒有通過行動來釋放思想的壓力,反而卷入了一場更為強勁的思想漩渦。作為哲學在讀博士,他要跟這個人辯論,跟那個人辯論。他想通過蘇格拉底式的“助產術”,幫助自己理清對人生意義的認知,卻屢遭挫折。因為無論是純粹理性的辯論,還是學院體制的弊端,都給顧明笛以沉重的打擊。

  或許,《書齋》是《三城記》里最為精彩的一卷。這首先體現在小說原先敘事中相對均勻的速度和平穩的語調,均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節奏上的波動,首先帶給讀者以情緒上的振奮,但更重要的意義在于它對于小說意蘊的生成??梢韻爰?,在第二卷《世界》里,我們還只是看到作家對顧明笛道德行為的關注,而到了第三卷,作者終于忍不住撕開了主人公行動的外衣,讓他自己面對讀者發出充分的聲音。于是,一個內在的顧明笛酣暢淋漓地展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可惜哲學并沒有給顧明笛提供關于人生意義的答案。相反,他的困惑在讀博階段受到了更深層次的銳化。銳化而未予解決,就造成了更大的痛苦。在行動上,他的意志力變得更加怯懦;在情感上,他的行動力變得更加軟弱。他那秉性的災難,是從內部攪亂開始的,但很快蔓延到了外部。好在后來,他意外地接到了一個任務:替程毓蘇去給郊區的農民工夜校講課?!敖部巍鋇木?,或許在物質層面上幫助顧明笛從深陷其中的思想困境中走了出來。由此,他慢慢體會到了行動帶來的意義。他甚至隱隱感到,無論什么形而上的哲學命題,只要它還在腦海里、語詞里空轉,就永遠無法避免胎死腹中的悲慘結局?!把挪蛔鬩躍人?,當以‘力’救之?!筆率瞪?,一個人,只要他動起來,就會獲得意義。在與農民工朋友們的接觸過程中,顧明笛驚訝地發現,他們那套話語雖然聽起來很樸素,很鄉土,很形而下,但仔細想想,卻又不得不承認它們確實包含著深厚而扎實的哲學。這套哲學來自于土地,來自于生存,來自于勞動,來自于吃喝拉撒的肉體行為。它與顧明笛總是在思辨的齒輪中永不停息地自我耗損的思想哲學,有著本質的區別。它是一套真正的“行動哲學”。

  顧明笛獲得了啟示,但在啟示的過程中,他的思想根基發生了裂痕,他的價值立場發生了坍塌,他的心理防線遭到了破壞。他開始做噩夢,然后在噩夢中掙扎。但就如小說所說的,他并沒有從噩夢般的“無物之陣”中走出來。他只是一圈圈地打轉,像一只沒頭蒼蠅一般。他轉啊轉啊,轉啊轉啊,身體和大腦里發出“嗡嗡嗡”的噪音,最后把自己轉進了安定醫院?;蛐?,安定醫院還真是非常適合顧明笛這種“思想肥胖癥”患者的,因為在一個根本不需要行動的地方(一張病床,一個病室),顧明笛終于暫時放下了“行動”的負擔,而安安靜靜地做了一番“思想”的自我整理。事實上,在顧明笛后來的日記中,我們也確實看到了一個“思想肥胖癥”患者有瘦下去的趨勢。他的觀察變得客觀,他的心境也變得平和,他那顆發熱發燙的頭腦有了冷卻下來的跡象。

  “都市人孤獨而隔絕,近在咫尺也只能是老死不相往來的路人,相愛和相知改寫為勾引和誘惑,心里卻冷漠迷惘?!憊嗣韉言諶占搶鍶縭切吹?。鄉村是上帝創造的,城市是人類創造的。鄉村的土地具有生長性,它可以培育野草、花木、菜蔬乃至于人。而城市的地面卻是水泥鋪就的。水泥作為一種人造的石頭,它從一開始就刪去了鄉村泥土的生長性,因此它所釋放出來的氣息,是一種死亡的氣息。在這種彌漫著死亡氣息的人造石頭上面漫游和居住,人心的熱度也就自然而然涼下來,人也越來越容易把精神世界關進身體的軀殼內部。

  從《沙龍》來到《世界》,從《世界》回到《書齋》,從《書齋》重返《民間》,在這條明顯寓含了作者深思的小說線索里,顧明笛已經走過了整整五個年頭。五年時間,相對于人的一生,并不算長,但對于顧明笛而言,卻完成了數次的人生考驗?;毓蘇馕迥?,會發現,把顧明笛從思想的泥潭里濕漉漉、黏糊糊地拖出來的,首先是京郊的農民工,其次是廣州濃郁的生活氣息,最后才是勞雨燕的愛情。經過了無比肉體化、無比感官化的廣州生活后,顧明笛思想的淵藪,終于被廣州日夜不斷的早茶、夜茶、河鮮、海鮮給填滿了。現在,他那一陣陣狂風一般亂刮的腦袋里有了油脂的味道,他那理性到凍住的感覺器官,也從大腦的霸權統治之下逃逸了出來。他變得豐富、飽滿、活潑起來,他的生命節奏與城市、生活、時代達成了相對的和諧。這一點,從他大年三十義無反顧地跳上火車,穿越大半個中國,直追到勞雨燕的老家白洋淀的這一行動能看出來。

  小說讀罷,掩卷細想,那些豐富而有質感的畫面卻依舊在腦海里花枝亂顫。作家批評家的出身,以及曾在北上廣讀書、工作的經歷,無疑為小說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和經驗基礎。這兩大基礎,在中國當代文學里是珍貴的,因為在那批與作者幾乎同齡且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即已叱咤文壇的著名作家的作品里,我們目力所及更多的是感官的王國,以及鄉村的烏托邦。在這個意義上,《三城記》是為中國當代城市文學補缺的有力實踐。

  最后,我們認為有必要提及這部小說似乎并無多大新意的藝術手法——老老實實的現實主義。該手法無疑為作家重新編織經驗的碎片提供了快捷有效的通道,但是如果我們就此認為它與19世紀俄羅斯傳統的現實主義無異,則未免武斷了。事實上,從整體上看,《三城記》悄然完成了從現實主義向寓言體的升華。你若不信,不妨將小說中所有具有歷史感的阿拉伯數字抽掉后試試看。奇妙的是,在被抽掉數字后的《三城記》里,本文所闡述的“思想人生”與“行動人生”的辯證法,也豁然彰顯了出來。

 

作者簡介

姓名:葉桂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一码独胆技巧pk10 pk10走势图杀号技巧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360 福老时时在哪查 2017北京pk10投注软件 易彩分分彩计划稳赚 七星彩百万位杀号预测 竞彩360足彩混合投注 三公平台 黑龙江时时20选5走势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 100期太子中心六肖中特发表 乐翻二人麻将安卓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