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首頁 >> 美術館
根植傳統 九十求變 ——訪花鳥畫家朱穎人
2019年08月19日 11:31 來源:美術報 作者:俞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記者敲開朱穎人的家門,迎面是朱老師及師母燦爛、溫暖的笑容。現年90歲的朱穎人仍然筆耕不輟,年紀大了,他習慣在自己的家中畫畫,家,也成為最好的畫室。屋子不大,書桌和書卻占了半間房子;書桌不大,不妨礙他勾畫心中丘壑。

  就在前不久,他將不同時期藝術代表作57件和教學示范及課徒畫稿68件,師輩陳摩、潘天壽、諸樂三書畫手稿5件,共計130件捐給家鄉,由常熟博物館永久收藏。在他看來,這是他回饋家鄉、將藝術傳承下去的一種方式。

  為師:

  藝術不能藏私

  90年的生涯,朱穎人與藝術結緣76載。從13歲開始,他跟隨蔡卓群學畫,17歲那年考入蘇州美專,隨顏文樑、孫文林學習油畫;19歲考入杭州國立藝專,隨林風眠、倪貽德、關良等學習油畫,練就了堅實的繪畫藝術功底。30歲時,在學校安排下,他跟隨吳茀之先生學習國畫,并得到了潘天壽、諸樂三等名家的指導。一路走來,朱穎人很幸運,得到眾多名師的指點,而在多年的教學生涯里,他也選擇成為一位“不藏私”的老師。

  在他長達67年的教學生涯中,不乏像劉文西、張立辰、吳山明這樣的名家弟子。中央美院原院長潘公凱稱他為“很熟悉很尊敬的老教授”,中國美院院長許江稱贊他是“莊正蓄風骨”。

  有學生和他開玩笑,說“朱老師你都教會了他們,我們怎么辦?”聽到這話,朱穎人溫和地笑了:“他們來問我,那我就盡我的能力指出他們的缺點,看到他人進步,我感到很高興?!泵揮謝?、夸張的辭藻,感受更多的是朱老師的樸實真誠。不少后學者在其他畫家前輩、老師那兒碰了壁,求教到朱穎人這里,他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還會親自示范,幫助他們理解,在他看來,繪畫是大家的,不需要保密,“我的老師潘天壽、吳茀之、諸樂三等人,他們都是畫給我看的。人家要學,我也應該畫給他們看?!敝煊比瞬慌隆敖袒崍送降芏鏊朗Ω怠?,反而覺得“我一直是教書的,這是我應盡的責任?!?/font>

  在鮐背之年,毫不猶豫地捐出自己的畫作和珍藏的老師的作品,讓更多的人能欣賞到這些精品力作,這亦是他的不藏私?!盎婊母鞲齷墑切枰渙韉?,浙江有浙派,江蘇常熟有虞山畫派,我一直在思索,虞山畫派這一路的傳承,變化不大,總想給他們一些浙派的氣息,便想到拿我的和我老師的畫回去,讓他們能做些參考,如果有喜歡的,吸收一些,使畫派的風格產生一些變化,推動繪畫的發展?!閉飧魷敕ㄅ絳謁哪院P砭?,2016年,他就向家鄉捐贈了60多幅自己的精品力作,今年又捐贈了130件作品,“我選比較好的作品給家鄉的博物館,讓大家看下浙派的畫和虞山畫派有什么不同,希望能引起一些思考?!?/font>

  為藝:

  畫出“再想一下”的作品

  細觀朱穎人的畫,同樣是牡丹、雞冠花、梅花、魚兒、小鳥,在他筆下,哪怕只是簡單的一只小松鼠,卻總是活靈活現,仿佛就要躍出紙面來。

  在朱穎人看來,近些年國內畫壇上偏重于工筆畫,畫得很寫實,有些作品就像是相片,鳥就是鳥、樹就是樹,無法讓觀眾產生聯想?!罷饈且桓齟笪侍?,繪畫一路發展下來,畫得‘像’很容易做到,但還應該要有一些更深的感悟?!彼醯?,要使作品凸顯寫意花鳥畫最重要和根本的品質——精神性。

  朱穎人的作品《四顧無人欲下來》,畫面中,一只正要從樹上跳躍下來的小松鼠,張大圓圓的眼睛,左顧右盼,查看周圍環境是否安全,那機靈勁兒令人忍俊不禁;同樣是《魚樂圖》,畫中的魚兒不再是跳躍的、運動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悠閑的棲息在蓮葉下亦是一種快樂。

  如此生動的花鳥,充滿了朱穎人對生活的感性和逸性?!拔移絞畢不豆鄄煊星槿さ?、吸引我的東西?!鼻笱?,從孤山的宿舍窗口里向外望去,小松鼠一會兒上躥下跳,一會兒“滋溜”一下從樹干正面繞到了背面,這樣逗趣的畫面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腦海中。人們常說出門旅游“上車睡覺,下車拍照”,朱穎人可不這樣,“別人說你睡一會兒吧,我可睡不著。樹的顏色什么樣,鳥飛過是什么樣的動態……無論是色彩還是動物,它們給我的感覺,都縈繞在腦海中?!?/font>

  帶學生下鄉寫生的時候,他就告誡同學們,看到喜歡的事物,先想一想,如何用一篇短文章來描寫這個情節,或是用詩來表達這個場景,經過長期這樣的訓練,畫面表達才會更深一些,富于聯想,他自身也從中得益。在他看來,好多畫失敗之處就沒有表現出自己的感覺,“畫壞了也掛起來看看,不好在什么地方,再回想,再考慮,再畫?!?/font>

  突破:

  傳統轉向新水墨

  在筆墨形式語言和自然花鳥生命之間,朱穎人建構起了一種通暢而有機的關聯,一種極強的形式感,一種多變的生動性?!爸煊比訟壬帽示?,對于中國花鳥畫的筆墨深有研究,表現題材非常廣泛,造型能力非常好,可以畫各種各樣山石環境、花木飛禽,筆墨和對象的形態結合得非常貼切?!迸斯庋蘭鄣?。

  傳統花鳥畫對朱穎人而言是信手拈來,但他卻不甘于就這樣一直畫下去,抽象的水墨當成他今后思考的方向:將筆墨和意境拆分開來考慮,如何把筆墨往前推,把意境更深入下去??上駁氖?,在此次的回鄉展中,他展出了8張吸收抽象畫派風格的作品,將理念轉化為實際的成果。

  早在多年前,他就有這樣的想法,到如今越來越明確,越來越深刻,“現在畫的,好多都是10多年前的印象,現在回過頭重新再考慮:過去是怎么想的,感動我的是什么內容,感動在什么地方,該怎么去表現?”“我想到了八大山人的鳥,這在生活中是沒有的,但我們又能明顯感覺到這是一只鳥,八大夸張了鳥的幾個特點,在似與不似之間,畫出了精神氣?!敝煊比司醯?,他現在的作品,筆墨和形象緊密地糾纏在一起,得先把筆墨和形象分開來研究,把筆墨放開來,膽子再大一些,用簡練的筆墨來表現特征、精神,跳出形而入精神。

  采訪結束,朱穎人堅持送我們下樓,目送我們離去。年逾九秩,從藝76載,然而,在這條路上,無論是回報家鄉、傳道授業解惑,還是尋求自我突破,朱穎人始終保持著拳拳赤子之心,如孩童般探索藝術的未知世界。

作者簡介

姓名:俞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